欢迎光临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玉兮玉兮吾所栖·陈冠军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8/20 17:01:39 人气:314
  1990年代初,陈冠军十七岁时只身一人来苏州学艺,初以明清雕件入手,也从战汉高古玉雕中汲取精华,后潜心致力于“子冈牌”的研究制作,2004年创办“冠玉坊”。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背着行囊青涩稚嫩的小伙子了,他的“子冈刀法”已炉火纯青,其画面立意、构图、形制等几经变革,形成了具有时代美学的特征,令人耳目一新,受到业内外乃至收藏界的广泛认可。他的作品《八骏图》《农耕图》《清明上河图 》《汉宫春秋》等获“子冈杯”金奖;《耕读传家》获江苏省“艺博杯”金奖;《姑苏十景》获“天工奖”金奖。
玉兮玉兮吾所栖
——“子冈” 工艺在“冠玉坊”
文/陈冠军
  我出生在浙江上虞,十七岁那年便来到苏州拜师学习玉雕技艺。苏州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蜚声海内外,秀丽、典雅且有“甲江南”声名的苏州园林,小桥流水环绕姑苏城内,令人心驰神往。苏州也是我国明清两代重要的琢玉中心,明代碾玉妙手陆子冈在这里名噪天下,可惜的是,其独特精美的琢玉技艺早已失传。我二十岁时便专攻明清玉件与战国及两汉玉件的修补,尤其是陆子冈的作品,在实践中逐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包括风格、刀法等。这种情感逐渐由崇拜上升为执着,也促使我开始对中国几千年玉文化历史的深入研习与解读,从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将诗、书、画融会贯通于方寸之间的“子冈牌”所承载的情感寄托与深层涵养。由于有关陆子冈的作品与技艺史料零散又不系统,给后人的研究带来许多困难,因此也难以真正体现明代 “子冈牌” 的精髓,于是我决心要以毕生精力在玉雕实践中探索这项技艺,为传承和创新该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对于琢玉者来说,玉雕不只是追求其形式和内涵之美,而往往是他们的一种精神层面表达,寄托着他们情感的内心世界,也是琢玉人与收藏爱好者的一种心灵沟通。人们之所以喜欢玉雕作品除了基于审美的判断外,更多的是因为贴近他们的心灵,以及精神和信仰相一致所形成的一种共鸣。承古开今,它一直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近二十年来,沿着陆子冈琢玉的精神指引,我在学习与实践中初步梳理出“子冈” 文化的脉络。秉持精益求精的原则,注重于每一个细节,推敲每一个琢磨步骤,力求传达出“苏作”天工的完美境界。 (图1)
玉兮玉兮吾所栖·陈冠军
料者,美玉之所倚兮 
  汉代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玉有这样的解释:“玉,乃石之美者。象三玉之连贯也。”玉生万物,表天、地、人三通,取日月之精华,既凝聚文化,又象征智慧,孕育财富。这难能可贵的自在美,赋予了每一块和田籽料特有的气质。“子冈牌”虽小,但对材质要求极高,有“非好料不雕琢”之说。它形若方形或矩形,宽厚敦实,犹若牌子,不同于圆雕可根据原料的情况设计雕琢,对材质不好的地方可剔除或采用巧雕,子冈牌要求玉料质地、色泽尽量一致,因而选料尤为重要。而我坚持选用新疆和田上乘籽料,因为我对它们有着特殊的感情和理解。在我看来,籽料的气质会与人产生共鸣,使生命变得成熟稳固,化遭遇为光彩,变天堑成通途。这种坚持,近乎执着。每天,我都会在玉料市场搜寻,莹润是我选料追求的首要条件,也是作品成型前天生丽质的资本。 
  我对于玉料的选择是十分挑剔的,所选的玉料一定是细腻、坚韧、润泽、晶莹的,这是这么多年积淀下来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有他的独到之处。料子需在阳光下细心品读,盘玩,直到油脂浸出时,才会发现它脱胎换骨的变化。经过几天的琢磨,赏读颜色,细心盘算,直到胸有成竹时,我才会挖脏去绺,因材施艺。每块玉,在我心里都难能可贵,可以算是一个际遇。我不忍心浪费它的每一个边角,运用最为先进的科学方法尽可能把损耗降到最低,并会把边角制作成配套的小配饰。如果说我们追求的玉雕作品是有生命的,那材料就是它的筋骨,对筋骨的要求是不能做出任何妥协的,它直接影响到作品的外观效果。在此基础上,我们需要的是对美的再造。 
  接下来,在尽可能保留材料完整性的基础上,定格牌子的外型。子冈牌的造型,以端庄的矩形为主,我也偏爱这种中正、传统、沉稳的造型。考虑到整体的和谐感和时代气息的融入,我会特在顶端设计一个苏氏窗棂的形状,并隐现出如意祥云纹,同时隐藏掉线孔。此环节需保证造型完美、流畅,决不能因材料局限造成形制上的缺憾。(图2)
玉兮玉兮吾所栖·陈冠军
涵者,余心之所善兮 
  玉雕作品是物质与精神高度相结合的产物,是形与意的组合,是精神的载体与寄托,它被融合在中国传统文化和礼俗之中,具有政治、宗教、道德等价值和内涵。 
在题材选择上,我偏爱寄情于景,将现代忙碌社会所向往追求的生活境界与情趣通过山水画作的风格来营造,一方一净土,一念一清净。除了将诗、书、画融入玉雕,更要将文化和意境融入其中,以在“子冈牌”中实现文化性和思想性的融和。我偏爱唐宋书画的禅宗风格,对其的刻画也力求做到虽用玉雕碾出,却不失画家的笔墨情趣。人文山水题材是最能营造这种意境的,追得其自然之美和生命气韵。山、水、花、鸟、人、舍……疏密得当地被安排在画面中,每个生命都有归属,有延续。寄情于山水,寻古探幽,呈现出清新淡雅,秀丽婉约且精致灵动的境界。 (图3)
玉兮玉兮吾所栖·陈冠军
  在不断的成长中,我以刀代笔,以简胜繁,突破常规,去除多余,清水远山,虚实相间,让想象空间无限放大,努力将“苏作”玉雕独有的风格发扬光大。我愿我的作品能够带给当今社会一种禅宗的静怡和单纯,并为此不断努力琢磨。此环节中,运用大学之道: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在内涵把握上,每一件玉雕作品,都要有它存在的价值和理由,要与人的思想有共鸣。创作的灵感直接来源于对情感的理解。无论求福、求富、求长寿、求喜庆或是求个人修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追求与梦想。玉雕就是这样一个精巧的载体,表达着一份无法衡量的情感和祝福,而这也是“冠玉坊”所追求的。我们将中国最为传统的吉祥寓意图案,经典故事,融入到具有“冠玉坊”风格的作品上,实现情感的寄托和意志的转换。  
纵观玉雕史,由简入繁,又由繁入简。以世间各种美好事物为灵感创作出的纹饰承载了历史的变革和文化的发展。所以,汲取历代玉雕优势与“子冈” 文化结合,才能实现承古开今的夙愿,才能完美体现玉雕在历史进程中的发展和变革,并形成当代玉雕的个性和特点。在发展的道路上,不仅要继承陆子冈精湛的传统技法,而且还要体现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特征的创新思想与表现手法。(图4)
玉兮玉兮吾所栖·陈冠军

技者,守艺之所向兮 
  《诗经》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表明了雕刻的态度,对工艺技法的一丝不苟才可成就“再造美”。我认为一件玉雕作品是要涵盖超越自身寓意的文化内涵,具备文玩雅兴,以及善良健康的思想感情,渗透民族传统和习俗,是思想感情的表达,情感的寄托。 
粗雕做胚,基本造型的环节本就是一个覆水难收的过程,但粗雕是之后一切工序的基础,也是我认为最需追求精确的一环,故而不能掉以轻心。对此,我通常会谨慎地按照要求计算与雕琢,根据常规的要求确定玉牌的宽、窄、厚、转角角度,绝不因玉料的局限而轻易改动,使玉牌的外观造型准确、周正、匀称、适中,高差相对适宜,做到形制刚柔并存,严谨沉稳。 牌子多做剔地阳纹,以浮雕的形式表现画面,力图凸显出立体感和空灵感。这一环节要用尽耐心将多余的底子慢慢剔除,呈现大概轮廓。减去的部分要始终保持相同的力度,做到平整均匀,这就是“子冈牌”的“磨地子”。而雕琢需要追求陆子冈的“昆吾刀”法。徐渭在《咏水仙簪》中记有这样的诗句,“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锋尽终难似,愁煞苏州陆子冈。”我认为,这种“昆吾刀”法的实质是追求线条流畅飘逸,块面轮考究,使得动物及人物神情动态准确、传韵。另外,玉牌的形制要保留古典韵味,浮雕讲究深浅、明暗配合,形成立体感,空灵感,虚实相生,疏密得宜,即使内容丰沛也令人不觉繁琐而有灵巧之感。在减地的过程中要更细致地描绘出景色的细节,直至精细的景致完美表达出来。    
  抛光也是需要精细考究的环节之一,抛光要达到能够显示玉石晶莹温润的油润感效果,具有高贵的气质,温雅而不张扬,细腻而不尖锐,其手法也要根据线条的繁简来细心处理,酌情修正完善。 玉件完成后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在隐蔽周正处落“冠”字款,并为玉件打眼,配以同一原料磨成的莲花小珠,用手搓银色线串好,作品才算完成。
  日出日落,星转斗移,几乎每一天,我都会专注于玉雕,在一支笔,一块玉里尽情地享受其中的那一份快乐,在方寸之间的远山近水,清风明月中遨游、遐想。它将我带入一个无比静谧的世界,也不断润泽净化着我的心灵。有时候,一个人喜欢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可能是背离的,很庆幸,这两点在我身上达到了统一。这个时代,为我们手艺人创造了自我发展的更多条件和良机,我们有太多的机会学习与进取,有太多的机会从其他艺术中汲取养料,有太多的机会求知交友,并从中获取教益,我们是幸运而满足的。我热爱玉雕这份事业,并执着于此,没有过多奢求,只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延续中国传统的玉雕文化,传承“子冈” 工艺的精髓,并通过坚定不移的努力承古开今。
(作者系中国玉雕大师 苏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工艺美术师)
联系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服务电话:0512-67511005
传真:0512-67541506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