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8/20 17:27:28 人气:390
  苏州吴县草鞋山出土的良渚玉器距今已有数千年之久,它开启了吴地玉雕艺术的一缕曙光。于1986年从吴县通安出土的吴国王室玉器窖藏,展示出2000多年前吴地玉文化的历史积淀的物象。南宋时期,师承有序的“吴人巧治”逐渐浮出水面,古老的传统玉雕艺术随着社会发展进入到一个重要转型期(见图一)。宋时市民文化的兴起、士人的雅趣,以及文人趣味的投向,使得吴地手工艺呈现出雅俗合流的一种时代风尚。这些审美与情趣深入影响到各个艺术门类,包括各类民间艺术,凝结成一种特定的艺术形式与艺术技法,以致艺术风格,“苏作”玉雕的特色由此根植,成为绵延发展源头。有根之木必茂,有源之水必活,于是,源远流长的“苏作”一直传承至今。
  “意”—“苏作”玉雕之源
中国传统审美的核心是以“意”为出发点,如意象说、寓意说、意念说等,这是东方艺术独特的审美理念,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审美标准。
“重艺立意”、“精心构造”历来是玉雕艺术设计构思的一个显著特征,而自古至今,“苏作”玉雕的表现形式一贯倾向于艺术氛围的营造和匠心的独运。自明以来,苏州玉雕形成了独具一格的地方特色,尤其是一代宗匠陆子冈开创的精工巧雕引领了艺术发展的潮流,以其命名的“子冈牌”(见图二)艺术形式受到后人推崇。他将文学、艺术、美学、雕琢、装饰融合到玉雕中,创造了前无古人的玉雕艺术表现新形式,成为创新发展的典范。他善于汲取前人经验,兼师众长,为我所用,既能“变其法”又能“化其合”。他雕刻的画面透露着浓郁的“文人士气”, 而“文人气”凸显的是“意”,饱含“诗情画意”,“文人气”是“子冈牌”的艺术之魂。
  陆子冈之所以取得如此艺术成就,这与他所处的社会环境及他的个人艺术修养密切相关。陆子冈是太仓人,与同时代的仇英同乡。他游交于文人圈,新潮美学思想对其个人内因起到很大的催化作用,如仇英“资诸众长而浑合之种种臻妙”的美学观;文征明的“自娱”和“以适情兴”的文人情趣,以及周天球强调传神,讲究技巧和形式美的美学思想,徐文长和祝允明得审美观点等都可以在陆子冈的每一件作品之中找到印迹,反映出“与造物者游,得于心”的美学境界。陆子冈与这些同时代的文人儒士亦师亦友,潜移默化,终达至臻之美。这是时代和文人氛围所赐予他的新启示,
  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并不等同于改良,而是一种划时代的创造、包含新美学思想在内的对传统的突破。有人说:博采和精鉴是治学的普遍要求,以此观点来衡量陆子冈的美学观也完全适用,而深味与妙悟则是对玉雕艺术的又一要求。从品味到风格,从其心境中的新潮美学观呼唤而出。所谓崇尚格调,皆求之形外而象生意端。
明初王绂的“师外造化,内得心源”;吴竞的“牢笼物态,匠心独妙”;李开先的“妙理中求神化”;王世贞则认为“神与境会”、“境与天合”。这些美学观念反映了明代艺术家注重变化、力求创新、展示自我,把形式、技巧作为艺术表现手段,充分体现作品内在的“气”与“味”。这一鲜明特色开创了“吴门画派”的艺术风格,也为其他艺术门类寻找到了艺术创新发展的方向。至此,我们不难理解,“吴中一绝”的产生绝不是偶然的,它有气候、土壤和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正谓,合天、地、人而后成。
  明代,苏州已成为全国琢玉中心。《天工开物》有“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吴郡。”那时苏州已集结了一批治玉高手,如刘埝、王小溪、李文甫、贺四等,他们所形成的琢玉风格被后人称之为“苏作”, 成为“苏作”玉雕艺术的开山鼻祖和先驱,也为后人们树立了可以参照与效仿的楷模。
  “苏作”作为一种风格特色,既具地区性、又具时代性;既有地方风格又有个人风格,而个人风格又受到前两者的影响(见图三至图六)。“苏作”技艺流传到了清代,由于出了一个爱玩玉的皇帝,“国玉”得到了空前发展,技艺水平推向了历史高峰,新的玉雕艺术形式也繁花似锦。这一时期的精美玉器被赞誉为“乾隆工”(见图七、图八)。实际上,“乾隆工”中绝大部分的精美玉器均出自苏州琢玉名匠之手。当时宫廷中设有玉作坊“如意馆”,很多苏州工匠被召进宫,苏州琢玉高手姚宗仁就是其中之一。史料记载:“宗仁虽玉工。常以艺事咨之,辄有近理之谈。”这是说乾隆经常和姚宗仁谈论玉雕艺术的事。同时代还有都克通、韩士良、朱时云等,也经苏州衙门推荐入宫。乾隆御诗“相质制器施琢剖,专诸巷益出妙手”,从中可品味出“乾隆工”与“苏作玉”的密切关系。
  苏州的专诸巷在清代为玉工所聚,巷内周王庙设有“玉祖师殿”(故又称为“玉器庙”),每年都定期举行三天的玉器庙会,场面十分隆重,玉器行内视为琢玉人的节日,庙会亦相似于今日之精品展。此种形式在琢玉史上也仅为苏州琢玉人所特有,其意义在于技艺展示与交流,以及弘扬玉文化。
  专诸巷是“苏作”玉器的发祥地,也是承前启后的大本营。1956年,苏州玉石雕合作社成立于专诸巷石塔头6号的一座庙内(庙后的宝珠庵曾是古老的“玉祖师殿”所在地)。专诸巷作为玉器巷的历史,直到1962年苏州玉雕厂搬迁时才被画上句号。我是1960年进“山门”的,应是到专诸巷学艺的最后一批,尽管如今的专诸巷已没有了往昔的辉煌。但在苏州琢玉史上的功绩永不磨灭。
  创意¬“苏作”玉雕之魂
  新中国成立后,具有悠久历史的苏州玉雕历经时代浮沉,也承受了时势变迁,但每次都能从低谷中顽强的重新崛起。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苏醒期”,老一辈的玉雕艺人陈燮之、周金坤(曾主持周王庙事务)分别携子陈祖瑜、周树德投身于艰苦创业之中;优秀艺人吴林兴、吴殿金等亦担当了培养新一代艺人的重任。1958年进厂的艺徒诸文珠(女)、鲁小马都相继成为苏州玉雕厂的技术栋梁。回顾这段历史,艺术家曹宜民、梁君楣(女,毕业于“鲁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曹宜民创作设计的晋唐仕女系列(见图九、图十)由诸文珠制作完成,成为新中国最早的创新玉雕。鲁小马制作的岫玉“牛头炉”、碧玉“百环尊”,亦为创新的经典之作。“文革”期间,梁君楣下放玉雕厂,在逆境中创立了资料室,并将雕塑艺术传授于玉雕人。那时还外聘了一些艺术老师作为教员,给青年徒工授课传艺。
  上世纪六十年代,苏州玉雕厂的技艺大练兵活动在开展得红红火火,“东学上海,西赶扬州”,苏州玉雕人认识到既要学习他人,更要走自己的路,因为“苏作”玉雕的魂犹存。
  自八十年代开始,苏州玉雕艺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开始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新探索,从工艺品属性向提高艺术品位转变。玉雕艺术的形式美也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新时代的审美理念在新一代玉雕人中不断滋生。吴林兴的归门弟子吕曼(女),1973年进厂,经十年磨练而成为后起之秀,珊瑚雕“释迦降生”和岫玉雕“红楼梦组雕”(一组九件,见图十一、图十二),施展出了个人的精湛才艺。当时还涌现出一批富有才华的年轻艺人,其中有杨曦、蒋喜等。当时仿古产品(见图十三,仿古玉雕拓片)的研制和开发融入到苏州玉雕中。仿古形式的玉雕虽始于宋,但高仿、精仿还是在当代,并由此派生出另一种新的风格特色。
  风格即人,人才辈出是“苏作”玉雕艺术创新的新生力量。“苏作”玉雕如今已形成了鲜明的艺术风格,玉雕形式美焕然一新,以“自然之趣”和“自然之势”展现玉雕艺术的新时代风貌。
  赏析“苏作”玉雕艺术,首先就得说到为“苏作”玉雕艺术作出贡献的那些人。有人评价说:“杨曦在当今可作为苏州玉雕人中的创新标杆。”的确,致力于时代创新的杨曦从八十年代从事玉雕开始,就“励志创新”,一贯以严谨治学态度结合个性化的创新意识,这是他三十年来的治玉历程,磨练成具有鲜明特色的个人琢玉风格,成就卓越。勤学求得真知,切磋方成良玉,玉雕美更来源于心灵之美。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不灭的魂——苏作玉雕艺术传承
联系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服务电话:0512-67511005
传真:0512-67541506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